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含光 >

第三十七章

发布时间:2019-07-18 16:1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看着面前那沉浮不定,合起来的卷轴,佘钰的双眼微微眯起,露出些许的寒芒来。

  他能够感觉得到,这卷轴上发散出来的玄妙无比的气机,还有那隐藏的极深的,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力量。

  若非是这凌霄宝殿当中,五位绝巅大罗的气机弥散出来,将此地牢牢的话,这一卷周天星辰阵图,在凝聚成形的刹那,就已经飞遁而走——这不仅仅是推演出来的周天星辰大阵的阵图,同时也是那一尊尚未出现的星辰大帝的权柄——天庭当中的四位大帝,除开神霄雷泽之外,其余的三人,不管是天帝太一,还是北极勾陈大帝佘钰,抑或是南极玄辰大帝师北海,他们的权柄,都涉及到了这漫天星辰。

  也即是说,他们三人,无论是谁,只要能够执掌这周天星辰图,那他们权柄当中的星辰权柄,自然而然的就会蔓延开来,令他们的权柄更重,也令他们变得更强。

  最重要的是,作为周天星斗大阵的凭依,无论是谁,只要有这周天星辰图在手,那他随时都能以一己之力,调动万千星辰,摆下这周天星斗大阵来——作为涉及到不可言的大罗领域的绝世法阵,这周天星斗大阵,一但是摆开来,足以击杀或是这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位修行者,除开那位鸿钧道祖之外。

  是以,看着这一卷周天星辰图,几人心中,对于这周天星辰图的归属,都是犹疑起来。

  一番纠结之后,几人才是决定,由天帝太一这位最强的人,来执掌这周天星辰阵图,太一也不推辞,定下决议之后,就干净利落的,将这一卷周天星辰阵图,打进了那一口混沌钟当中,混沌中上,那朝拜天帝的万神头顶,亦是多出了一片浩浩星空。

  此事之后,众人也都是回了自己的神宫当中闭关,各自留下一具化身,代替己身执掌权柄,处理天庭当中的无数事务。

  浩浩天河当中,波澜迭起,波澜上,一条一条的天庭战船,在一尊又一尊的不朽金仙的驾驭下,穿梭往来。

  吞没一切的波涛,拍击在船身上然后落下,在半空当中,映照出无穷的细碎的星光来。

  看着这些流动的星光,战船上的妖族,不论是军中士卒,还是各处的神只,目光当中,都是露出了灼热而又遗憾的光芒来。

  这些流动的星光,换做天河沉砂,乃是天河开辟之际,无数星辰的碎片,以及沉没在这天河当中的所有的一切,在这河水当中,经历了无穷岁月的磨砺之后,所凝炼而成的东西,亦实亦虚,一旦炼成法宝神兵,就有着无坚不摧的神威。

  二十八星宿当中的箕水豹受上,就有着一桩以三万六千颗天河沉砂炼成的法宝,在三千年前,箕水豹下界抓捕一位犯了天条的不朽金仙之际,被一位巫族的大巫逮到,而后,箕水豹以不朽金仙的修为,驾驭这法宝,召唤出天河虚影,引动这浩浩天河的无穷伟力,不但从那位巫族大巫的手上顺利逃生,同时也是将那位犯戒的不朽金仙捉拿回了天庭,那一战之后,箕水豹和天河沉砂,由此声名大振。

  自此之后,天河边上,就多出了无数的淘砂人,只可惜,这天河之水,吞没一切,纵然是不朽金仙,被这河水卷入之后,亦有性命之忧。

  是以,逐渐逐渐的,获取这天河沉砂的手段,除了太乙道君出手之外,最为安全有效的,就是现在这般的,以战船横渡之际,等着那包含了天河沉砂的浪涛粉碎后,偶尔有零星的天河沉砂,落到战船上——至于说太乙道君出手,这天地之间,谁不知晓,这一条浩浩天河,乃是北极勾陈大帝和那位西昆仑玄应元君的领地,若非必要,又有哪一位太乙道君会为了这天河沉砂在这天河之上出手惊动了正在闭关的这两位大帝元君?

  “原来是吴神君。”这一艘战船也是放满了速度,等着后面那一艘战船靠近之后,并列而行。

  执掌这战船之人,同样是一位不朽金仙,只是这位不朽金仙身上的气息,却是飘忽不定,一副随时都有可能跌落下去的模样,其周身上下,也是弥漫着已故颓废衰朽的气机。

  而在对面的那战船上,那位吴神君,虽同样也是不朽金仙,但其周身上下,却是洋溢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活力,气机之间,五行之气,轮转浮动,显然,这位吴神君,已经走在了五气朝元的路上。

  看着那位年轻的吴神君,这白姓的不朽金仙,目光当中,也是流露出一模艳羡的神色来。

  虽同为不朽金仙,但他自己这样的,一踏入不朽之境就已经道途断绝之人,和那吴姓的不朽金仙,却是有着天与地的差距。

  “前辈族中的后辈,真是叫人好生羡慕。”看了一眼那白姓的不朽金仙战船上的几个被绑起来的修行者,还有他们身上的伤势,那位吴神君,也是忍不住感慨一生。

  这位白前辈,已经道途断绝,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依然是冒险下界缉拿犯了天条的修行者,其目的,无非就是为了给族中的后辈,攒下足够多的修行资源。

  ——如今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越来越多,修行所需的资源,自然也就越来越少。

  “好在,族中尚有后辈,不朽在望,不逊于他。”艳羡之后,这位白姓的不朽金仙,也是回想起了自己族中的后辈们。

  “可惜,若是轮回如旧的话……”言语之间,这位白姓的不朽金仙,也是情不自禁的遥想起数万年前,天庭的几位大帝杀进冥府深处,定下轮回规则的种种。

  在那之前,他早就往那轮回当中走上一遭,借此改易根基重头再来了,但现在,在那轮回规则之后,他却是没有了闯那轮回的勇气,轮回当中,湮灭今生的一切道果,连太乙道君都不能例外,若他往轮回当中走上一遭,那就真的是赤条条去,赤条条来了,至于轮回之后还有没有机会重踏道途甚至成就不朽,又有谁能知晓?

  至于说有没有人想要依仗力量,趁着天庭几位大帝闭关之际,强闯奈何桥,那自然也是有的。

  无可奈何奈何桥,连那位第三步的绝巅存在,众星之母斗姆元君,都在奈何桥上被剥离了记忆,湮灭了道果,其他的修行者,又如何能有例外?

  到如今,不要说奈何桥上的罡风雷霆,就只是那奈何桥下,承载了无数死者念头的黄泉,就堪称是一座天堑。

  任何一位修行者,若是不慎沾上了这黄泉河水,那十有八九,都会被黄泉河水当中无数死者的念头记忆所侵染,迷失自我,在黄泉当中沉浮起落。

  无可奈何奈何桥,无人可渡黄泉水,想要进入轮回,非得在这奈何桥上走上一遭不可

  “有什么办法。”这白姓的不朽金仙,苦笑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自己船上的罪妖。

  这些人当中,以长生天仙和逍遥真仙为主,这些人,根基不稳,修行难有寸进但又不至于道途断绝,加之轮回更迭以后,他们也没有重头再来的勇气,于是乎,这些修行者,就将自己的目标,落到了地元上,企图是以此令自己的修为,有所进步。

  除此之外,也有罪妖,劫掠那些小部落之后,又担心这些小部落当中有人后来居上找他寻仇,故而直接的将这部族屠戮一空,只可惜,他们的种种罪行,在昆仑镜下,皆无所遁形。

  悠长的号角声响起,两艘并行的战船,也是忙忙的往天河岸边靠过去,很快,在他们的视线当中,就有着一行十余艘高大无比的舰船,碾碎无穷的波涛而过,波涛当中,散乱的天河沉砂,如雨般洒下。

  “天河水师!”看着这一行舰船,不管是这白姓的不朽金仙,还是那吴神君,皆是面带敬畏之色。

  这行过的一行战船,便是如今天庭当中,最为精锐的军队,天河水师,同时也是北极勾陈大帝的直属大军。

  天河水师,沿天河而行,八方,除开和巫族的轮战之外,天河水师,同时也主掌着洪荒天地和魔界天地的战场,在魔界天地和洪荒天地的通道当中,长年累月的都驻扎着以十亿计的精锐水师,在中水师的之下,魔界天地当中,没有任何一个魔族,能够从魔界天地当中,偷如洪荒天地。

  同样的,因为这勾连天地之间所有地脉的天河的存在,洪荒大地上,不管出现了任何的变动,巡游于天河之上的天河水师,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到战场。

  这一行战船之后,还来不及等到两人继续往前,天河之上,便有着更多的战船乘风而来。

  “还是说,与巫族魔族的全面战争要爆发了?”十多个呼吸之后,天河水师行过的余威,才是缓缓散去,白姓的不朽金仙,以及吴神君,对视一眼之后,急急忙忙的,驾驭着战船,往自己的族中而去。

  他们上一次见到天河水军大举而动,是魔族的全面入侵,上百位的太乙道君级别的魔君,撕裂洪荒天地和魔界天地的壁障,数不清魔族,席卷而入。

  那一场入侵,以天河水师剿灭了所有的魔族告终,而那一战当中,天河水师,损失了整整四成,天地之间,战死的太乙级别的存在,超过了十位。

  勾陈天宫当中,佘钰一身冕服,端坐于御座上,目光冷漠的垂视这那苍茫大地。

  杀伐所化的权柄,在其背后显化做一团五色混蒙的神光——这不是化身,而是真身。

  没有人能想到,这位自轮回一战之后,就闭一直在闭关当中,连那一场魔界入侵之战,都只以化身主导的北极勾陈大帝,已经破关而出。

  勾陈天宫当中,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机分开来,似乎是要将整个天地,都要一分为二!

  这位执掌天庭半壁江山的南极玄辰大帝,同样是以真身而出,端坐于佘钰的面前。

  “不过也对,玉道兄你麾下大军,无孔不入,这天地之间,又有什么变故,能瞒得过你?”师北海看着面前的佘钰,然后伸手,将自己头顶的冠冕给摘了下来,摆在面前,同时,衣袖当中,南极玄辰大帝的印玺,亦是落下,在这冠冕之后。

  在天庭成立之后,这天地之间,所有人皆是以北极勾陈大帝称之,‘玉道兄’这三个字,佘钰已经数十万年,不曾听过了。

  在放下了这冠冕印玺之后,师北海身上的气机,便是往下一落,随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得明晰通透,其身上的华服,也是在气息的变幻之间,飞快的变化着,等到师北海身上的气息完全通透之后,他身上的大帝华府,已经是化作了一身令佘钰熟悉无比的青色。

  他当然知晓师北海所说的那消息是什么消息——正如师北海所说的,正是因为消息,佘钰麾下的天河水师,才是倾巢而动。

  至于这个消息——那被鸿钧道祖扔到这天地之间的最后一缕大罗凭依的下落,出现了!

http://wb-lp.com/hanguang/19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