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寒星点点 >

边城浪子故事简介最好详细点

发布时间:2019-10-01 13:2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世上最锋利的刀是看不见的,傅红雪的刀便看不见,但他的刀并不是最锋利,最锋利的刀是时间。

  二十年前,一宗梅花庵外的灭门血案,轰动武林。二十年后,血案主角的遗孤傅红雪长大,万里追凶,在沈三娘暗助下,查出自己原来并非真正受害者的后人,但他的情人翠浓已为他牺牲了。

  小李飞刀的传人叶开一心追寻身世,给知自己与此血案有莫大关连,致令一直喜欢着他的丁灵琳,追随着他千里查案。最后,凶手之一马空群不但天网恢恢,还连累了女儿马芳铃的一生。目睹此一切,身世谜的杀手路小佳决与傅红雪大战一场,以作了断。

  《边城浪子》)1972年2月香港武侠春秋98期开始连载,后记落款于1972年9月20日。

  这是一部非常耐人寻味的武侠小说,在那个快意恩仇的年代,为了给人们讨回一个公道,复仇已成为一种江湖法则,和惩恶除奸一样,都是为了唯护社会公平正义而存在着,然而主角们复仇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并非如此简单,由于每个人心中的公道定义不同。

  有些人的确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也因此而牵扯出更多的无辜受害者,甚至连复仇者本身也不能幸免,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叶开的“小李飞刀”斩断傅红雪的复仇之刀时,故事已由最初传统复仇模式演变成最终宣扬爱是永恒的小说主题,最后给人们留下一段深刻的反思。

  书中的人物叶开和傅红雪。作者对两个同样十八岁的优秀少年完全相反的性格塑造,叶开的阳光与傅红雪的冷酷形成鲜明对比。

  古龙写傅红雪时总是直接剖析他的心理,解读他的行为并对他的行动做出预示,而写叶开时却使用了暧昧难明的笔法,作者也从不透露叶开的想法,只描写他的行动以及行动的结果从而让叶开的形象自然生成。

  年满十八的傅红雪为了给父亲白天羽讨回公道而踏上了复仇之路,同时白天羽和花白凤的亲生儿子叶开也来到边城,在萧别离的无名店里与傅红雪相遇,两人先后邂逅万马堂堂主之女马芳铃。

  正值万马堂凶案四起,为了查明真相,堂主马空群展开撒网式的搜捕,将一群初到边城来历

  不明的武林人士全部请去了万马堂,其中有乐乐山,飞天蜘蛛和慕容明珠,当然也包括叶开和傅红雪。万马堂卧虎藏龙,两位场主分别是早已闻名江湖的花满天和云在天,叶开对堂主马空群也颇为欣赏。

  边城之夜,歌声响起,为查明情况,所有人纷纷走出万马堂,叶开落单在草原上巧遇马芳铃,两人互有好感。不料凶案又起,次日早晨,叶开因为没有人证而被质疑为凶手,幸得沈三娘带着的马空群之子小虎子帮他解围。随后马空群带叶开来到他的结拜义兄白天羽墓前,谈话中他让叶开离开边城,遭到叶开的拒绝。

  回到边城镇上,叶开在店中遇到云在天,紧接着一个神秘人带着几车棺材经过,在云在天的盘问下,神秘人暴露身份,原来他就是江湖中号称“金背驼龙”的丁求,棺盖被云在天掀起,叶开看到棺材中躺着的正是昨晚一同前往万马堂的几人之一飞天蜘蛛,乘着云在天与丁求的缠斗,叶开拿走飞天蜘蛛手中所握凶手的证物,随后叶开又遇到傅红雪。马空群对飞天蜘蛛的死因做出推断,并言明飞天蜘蛛正是他请来协助调查万马堂凶杀案的人。

  傍晚时分,傅红雪来到萧别离小店,遭到万马堂四老板也就是马空群的结义兄弟公孙断的挑衅,叶开出面戏弄公孙断。傅红雪骑上公孙断的马到草原上发泄,隐藏已久的疾病也开始发作,正巧被从万马堂出来的马芳铃看到,傅红雪将他对马空群的仇恨迁怒于她,被正赶着追查飞天蜘蛛死因的叶开阻止。

  叶开与傅红雪一同前往调查真相,却发现慕容明珠及其随从已遭人杀害。原来万马堂两位场主花满天和云在天为了谋权连同想要谋财的慕容明珠一起串通制造凶案,就是为了要将马空群逼出万马堂,谁知马空群早有防备,派飞天蜘蛛暗中调查,不料飞天蜘蛛因身份暴露被慕容明珠杀死,但慕容明珠的证物却被飞天蜘蛛拿到最后落入叶开之手,云在天因为心虚又杀死慕容明珠灭口。

  深夜,傅红雪回到自己的小屋,沈三娘暗中找到傅红雪,两人密谈起马空群为了夺财与人合谋杀害义兄白天羽的不为人知秘密,被叶开听到,沈三娘起身追叶开,叶开来到萧别离店里,马空群安插在店里专为万马堂刺探消息的翠浓此时邀请叶开。沈三娘走后,叶开发现萧别离与丁求独处一室谈话,丁求出钱请叶开刺杀马空群,叶开答应。马空群连夜带走翠浓,揭穿沈三娘真实身份,又放她们离开。

  早晨,叶开到万马堂会见马空群,两人又来到初次谈话的地方,马空群请叶开离开边城并愿意将自己的女儿送给他,叶开不能接受马空群的这种做法,同时他还要留在边城,随后叶开与马芳铃分手。另一方面,傅红雪错把翠浓当成与自己夜间接触的女人,此时公孙断追沈三娘而来,因为不能容忍公孙断对翠浓的辱骂傅红雪杀死了公孙断,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杀人。

  马空群揭穿花满天和云在天的阴谋后毫后不犹豫的处决两人。叶开将银子还给萧别离,言明自己没有杀马空群的意图,这时万马堂将公孙断的讣闻发出,傅红雪因为得罪了万马堂,在边城镇上屡屡受袭,幸得叶开数次相救。花满天的最后一个余党乐乐山被丁求暗算,叶开怀疑杜婆婆与西门春已来到边城。

  沈三娘终于与叶开草原相见,原来沈三娘是花白凤身边的一个丫鬟,因为想帮助花白凤复仇所以隐藏身份潜伏在万马堂那么多年,她向叶开讲述了梅花庵整个事情的经过,叶开这才知道傅红雪的实际身份以及他此次来到边城的目的。

  再次回到镇上,叶开发现镇上的几位店老板都聚集在一起,正商量着请武功绝顶的杀手路小佳来杀傅红雪,他们劝告叶开不要多管闲事,叶开对几位店主身份产生怀疑。关帝庙叶开找到傅红雪,两人就人生信仰方面存有分歧。叶开看到前几日丁求带来的棺材全部隐藏于此,原来镇上的店老板全是别人假冒的,真正的店老板早已遇害躺进了这些棺材里。

  路小佳登场,店老板们出来迎接,但来的并不是真正的路小佳,而是丁灵琳,为了能够跟随在叶开身边,她答应帮助叶开打探那些假店老板的真实身份才冒充路小佳,随后真正的路小佳出现,叶开与他接触。叶开发现假冒店老板等人的正是无恶不作的“江湖五毒”,他们用暗器攻击叶开被叶开全部闪过,叶开飞刀出手杀死其中两毒,还有一毒被杜婆婆灭口。

  路小佳当街洗澡并宣称要杀傅红雪,为了看两位绝顶高手的比武,边城所有人都来观战,连万马堂的马师也成群来到镇上,路小佳发现店老板们并不是真的想让他去杀傅红雪,而是在他们比武时好从旁暗算,不喜欢被人利用的路小佳出手杀死剩下两毒以及早已被万马堂收买的“金背驼龙”丁求后扬长而去。此时万马堂浓烟四起,原来这些都是马空群的阴谋,借用路小佳和傅红雪的比武引开众人目光,遣散马师,乘此机会只带着沈三娘逃出万马堂,为了不将万马堂留给别人而一把火烧成灰烬,.然后再寻找时机卷土重来赢回这一切。叶开和丁灵琳赶到万马堂,在那里发现了被亲人们抛弃的小虎子,无家可归的孩子心中也充满了悲恸、辛酸、愤怒和恐怖,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看到马空群的所作所为,叶开的心情难以平息,马芳铃也为了她的报复早已追路小佳而去,傅红雪带着翠浓踏上寻找马空群的征途。

  叶开找到萧别离,原来萧别离就是西门春,同时还是“断肠针”杜婆婆,他也是当年梅花庵刺杀白天羽的刺客之一,但在萧别离心里有他自己的公道,叶开给了一条宽恕的道路让他选择,失去信仰的萧别离对今后的人生不知何去何从,叶开回答: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你应该问你自己。叶开带小虎子来到白天羽的墓前,他抹去孩子心中的仇恨,并将他托负给自己的朋友是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来收养。为了给下一代健康快乐的生活,叶开将协同傅红雪一起去寻找马空群,然后结束这一切的争端。

  为了找出马空群的下落,傅红雪展开卷地毯式的搜寻,其实马空群早已躲入龙虎寨。途中傅红雪遇到袁青枫和彭烈,傅红雪破例让袁青枫看了自己的刀,袁青枫自知技不如人沉默走开。叶开也为寻找马空群下落在天福楼请客,丁灵琳将傅红雪带到叶开面前,路小佳邀请叶开和傅红雪参加白云庄少庄主袁青枫与马芳铃的婚礼,途中傅红雪结识薛大汉与其一同前往白云庄。婚礼上,叶开、丁灵琳等人都已前来祝贺,新郎袁青枫却迟迟没有出现,此时傅红雪来到白云庄,庄主袁秋云出现,曾因自己的等待而让马空群有了逃脱的机会,傅红雪发誓复仇时绝不会再等待却因此误杀了袁秋云,原来参于那场血案的是袁秋云好友兼姻亲柳东来,柳东来不敌傅红雪死在刀下,一场喜事变成丧事收场,马芳铃也因此不等袁青枫回来就与袁家划清界线断绝关系。

  当傅红雪走出白云庄时,翠浓已随赶车的小伙子走了而没有等他,傅红雪异常痛苦。因为害怕遭到报复,当年那些凶手们为斩草除根迫不及待主动找上了傅红雪,薛大汉便是薛斌的后代。翠浓终于出现想要阻止薛大汉杀傅红雪,而傅红雪因为看到了翠浓重新有了握刀的勇气杀死薛大汉,随后傅红雪抛下翠浓一个人前往好汉庄寻找薛斌报仇。薛斌在傅红雪面前自尽,正好叶开赶到并推断出薛斌死因属于他杀。正当傅红雪因为听到薛斌的一句说自己父亲不是好人的话而痛苦时,遇到了赵大方,其实是易大经假扮,为了让傅红雪死在阿飞的短棍下,他声称自己曾受过白天羽好处而愿意帮助他的后代,傅红雪非常感动。金疯子登场,其实是名伶小达子装扮的,他骗傅红雪只要他杀一个陌生人就会把马空群的下落告诉傅红雪,傅红雪果然上当,正当他准备拨刀砍向陌生人的时,叶开及时出现阻止了傅红雪,并拆穿易大经的阴谋。

  傅红雪找到易大经后反而认为是叶开在骗他,而路小佳此时出现也否认叶开的推论,就在这时陌生人带来了易大经,陌生人就是名剑客阿飞。在阿飞面前易大经坦透自己的过错以及杀害白天羽原由,为此他已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看着傅红雪对着易大经准备拨刀,叶开回忆起边城后悔没有去救萧别离。傅红雪没有杀易大经,叶开看着他的背影,想到萧别离曾对他说过的话:“这柄刀能带给人的,只有死和不幸!”。最后阿飞对叶开说:“能杀人并不难,能饶一个你随时都可以杀他的仇人,才是最困难的事。”这句话让叶开终身难忘。

  傅红雪来到昔年白天羽遇害的梅花庵,尼姑了因出手攻击被傅红雪躲过,看着了因悲惨的下场,傅红雪放过了她。叶开来的时候,了因已经为了寻求解脱而结束了生命,原来了因就是昔年的闻名江湖的桃花娘子,叶开说出她曾经做过的恶事但同时又对她的悲惨下场表示同情,丁灵琳说中叶开的矛盾:“傅红雪并不奇怪,因为他做的事,本就是他决心要去做的,而你做的事,却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么样去做”。

  傅红雪来到节妇坊,此时郭威的孙子突然被杀,使得傅红雪与郭威一战无法避免,杀死这个孩子的那把飞刀竟和叶开所用的模样一致,傅红雪无法理解叶开。傅红雪与翠浓再次相会,两人互相拥抱情深似海,但翠浓却为了救傅红雪突然遭人杀害,杀人灭口的又是飞刀,傅红雪悲愤无比,发誓要向叶开报复。紧接着他又遇到马芳铃,马芳铃此时已嫁丁灵甲为妻,她利用丁灵甲拆散叶开和丁灵琳并带走丁灵琳,同时马芳铃也发现了傅红雪,她便利用丁灵甲去杀傅红雪但丁灵甲反被傅红雪所伤,于是她又想利用丁灵琳杀傅红雪却被丁灵琳看穿。傅红雪绑架丁灵琳等待叶开,因为丁灵琳此前被马芳铃带走使得叶开身边没有证人,再加上龙虎寨白健的挑拨,傅红雪终于对叶开拔刀相向。

  叶开和傅红雪一起去龙虎寨寻找马空群,马空群早已逃走并杀光了龙虎寨所有人,包括女人和小孩。马空群抛下被飞刀所伤的沈三娘只顾自己逃生,沈三娘幸得叶开所救,伤沈三娘的另有其人,此时叶开的误会也已澄清,然而凶手的口音却与丁灵琳极为相似,叶开怀疑事情与丁家有关。沈三娘为了鼓舞傅红雪的意志会见傅红雪,傅红雪终于知道第一次与自己接触的女人就是沈三娘。

  傅红雪遇到一个神秘的黑衣人,也是因为一个“人”字的发音,傅红雪知道毒害薛斌又用飞刀陷害叶开并间接害死翠浓的就是眼前这个黑衣人,黑衣人告诉傅红雪翠浓的真实身份是马空群的女儿,她一直效忠于万马堂,是马空群将她送到萧别离店里。傅红雪因为发病而被黑衣人乘机逃走,仓促中黑衣人的金如意掉在地上被傅红雪拣到,那正是丁灵中的物品。

  为了不让丁灵琳今后伤心,叶开准备牺牲自己的爱情与丁灵琳分手,沈三娘却在此时自尽,她留下遗言不愿意看他们去杀马空群,同时祝福他们。傅红雪赶往丁家庄,路小佳出现想要拦住叶开,以免他会去帮傅红雪,丁云鹤与丁灵中的联手依然不是傅红雪的对手,就在傅红雪刀已出鞘砍向丁灵中的时刻,路小佳的剑也同时出鞘迎上了傅红雪的刀,路小佳为了救丁灵中不得不说出丁灵中与自己的身世,原来丁灵中是丁白云与白天羽所生的儿子,路小佳才是真正的丁家三少,丁灵中因不能接受事实的真相而迁怒于路小佳。傅红雪能将害死翠浓的人当兄弟吗?他能杀自己的兄弟为翠浓报仇吗?他最爱人却是他最恨的马空群的女儿,而她又毕竟为自己而死,杀了马空群他就能得到快乐吗?这些问题为什么会变的这么复杂?

  丁乘风终于出场,他请傅红雪和叶开同去天心楼,丁乘风承认自己就是当年的主谋人之一,但丁乘风也有他自己的公道,他愿意已一已之命来还傅红雪一个公道,但同时也希望能换来这次恩怨的结束。冤冤相报何时了,大家都已为这次的事情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叶开终于坚定了信念,用“小李飞刀”救下丁乘风,原来丁乘风与梅花庵的事情全无关系,只因为护妹心切而甘愿代妹受死,随后丁乘风的妹妹丁白云出现说明真相,这是她与白天羽的感情孽缘因爱生恨而引起,为此她也早已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仇恨所能带给一个人的,只有痛苦和毁灭,爱才是永恒的。”结束仇恨的两种方法:一是杀尽所有仇人,二是宽恕。为了就此结束仇恨,叶开斩断傅红雪砍向马空群的刀,原来傅红雪并不是白天羽的儿子,也没有人知道傅红雪的身世,傅红雪本身与这段仇恨无关,没有仇恨做精神支柱傅红雪依然坚强站立,他对叶开说:“我也不恨你,我已不会再恨任何人”。最终叶开做为当事人而宽恕了自己的仇人马空群,让这段仇恨就此划上了句号不再延续下去。此时荆无命登场,他也将放弃仇恨不再寻李寻欢报仇,而马空群本人因为学不会宽恕只能活在仇恨里,因此注定要被仇恨毁灭,他在这世上已无一天快乐的日子,最终他也接受到应有的惩罚。

  古龙(1938年6月7日-1985年9月21日),本名熊耀华,生于香港,祖籍江西南昌。著名武侠小说家,新派武侠小说泰斗。早年在出版社打杂,替武侠名家代笔。成名后跨行担任编剧及导演,创办宝龙电影公司。古龙将文艺、推理、寓言等西方文学元素带入传统武侠,又将自己独特的人生哲学融入其中,开创了现代武侠小说新纪元。

  初见傅红雪是在《边城》,那个冰雪般冷漠的少年,被重重的黑色压抑着,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刀,黑色的眼眸,只有握刀的手和寂寞的脸苍白得近乎透明。

  傅红雪是个跛子,他走路时的样子笨拙而奇特,左脚先迈出去,然后右脚再慢慢地拖过去。他走得很艰难,但绝不会停下来,似乎可以用这样的步伐一直走到天荒地老,他的身体坚毅挺拔得像一杆枪,他的左手只做一件事,就是握住那柄漆黑如夜,如死亡的刀。

  傅红雪是个太简单的孩子,他生命的所有意义和价值就是复仇。初读《边城》时我很困惑,为什么白天羽和花白凤的儿子会姓傅?后来看到他一次次的拨刀,一个个人扭曲着面孔在他眼前倒下,方才明白,一切都缘于十七年前梅花庵外的那场大雪中惨烈的杀戳,血染红了雪,白天羽死了,于是花白凤将全部的仇恨都付与那场红雪,于是他叫傅红雪。他手中握着白天羽留下的黑刀,他要为心目中的父亲复仇。

  关东万马堂的大旗在风中猎猎,傅红雪凝视着那面旗,握紧了掌中的刀。他要杀马空群,要毁掉万马堂,这是他来到边城的目的,是他复仇的第一步。

  可是他还没有实现这个计划,却在那个荒僻的小城里陷入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

  他爱着那个女人,她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他永远记得那些温柔的缠绵,甜蜜的低语,在那间小屋里,黑暗的没有星光的夜里,他感受她,抚摸她,聆听她,却没有看过她。所以当翠浓站在他面前,说,“你现在总算看见我了”,他眼中的冰霜融化了,他热切地看着她,他认定她就是他的女人。而真正给过他缠绵欢爱的沈三娘,却站得很远,像个不相干的路人。

  傅红雪疯狂炽烈地爱着翠浓,他拨刀杀了公孙断,只因为公孙断说翠浓“是个婊子”。也许公孙断至死也想不通,这个能忍受一切近乎残酷的侮辱的沉默少年,为什么无法忍受这句实话。

  尽管如此,在傅红雪的心里,复仇依然占据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在白云庄,在他杀袁秋云的时候,翠浓离开了他,跟一个马车夫走了,因为马车夫的手中没有刀,心中没有仇恨,并且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的存在。

  翠浓的离去让傅红雪一落千丈,他把自己的痛苦泡在酒里,醒了再醉,醉了复醒。终于,当他面对薛大汉和他手中的铁斧时,已经没有了拨刀的勇气和力量。

  如果翠浓不在那时回来,傅红雪必死,可是翠浓回来了,她挡傅红雪前面,对薛大汉说,“你若要杀他,就得先杀了我。”

  翠浓回来了,可是傅红雪又走了,因为复仇比爱情更重要。再说,离开他,翠浓也许会活得更好,更幸福。这是傅红雪为自己找到的离开的借口,他努力让自己走得心安理得。

  傅红雪带着滴血的心,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复仇的路上,在好汉庄杀薛斌,在梅花庵遇桃花娘子,在节妇坊杀郭威全家。他一次次挥刀,仿佛血海修罗。仇恨已经成为一副黑色的桎梏,将他牢牢锁住,他疲惫至极,厌倦至极,却无力挣脱,也不敢挣脱。

  太多的血腥和杀戳让他崩溃,一直纠缠着他的疾病再次发作,他倒下了,呕吐,抽搐,然后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翠浓就在身边,他又见到她了,经过了那么的聚散离合,幸福在一瞬间降临,他们紧紧地相拥,说着永远、永远……

  翠浓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刺向傅红雪的毒剑,她的生命结束在他的怀里,凝结成他心中永远的永远。

  傅红雪的仇恨结束在丁家庄,叶开的飞刀削断了他劈向马空群的刀锋,也削断了他背负了整整十七年的仇恨。原来他并不是白天羽的儿子,他牺牲一切去复仇,到最后才知道,那仇恨原来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初读《边城》,看到红雪断刀,曾对叶开恨得咬牙切齿,现在重读,已经释然,他削断了傅红雪的刀,也削断了他的枷锁。枷锁断了,傅红雪才能重生。

  在《天涯》又见红雪,已是二十年后,当初的少年已历尽了沧桑,只是苍白依旧,沉默依旧,寂寞也依旧。

  他可以掌握手中的刀,却无法忘记心中的人。二十年后,对翠浓的爱和愧疚始终不曾平复,当他见到明月心时,竟然会跳窗而逃,然后倒在雨地里痛苦地抽搐,也许是眼前的人太像心中的人了!

  燕南飞是个很不错的人,至少在结局之前是这样的,我以为傅红雪可以和他成为朋友,傅红雪也的确曾经当他是朋友,可是结局并非如此。

  也许傅红雪真的是个天生寂寞的人。是谁说过,太过寂寞的人,要么是神,要么是野兽。

  傅红雪不是神,也不是野兽,他处于这两者之间,一个很合适、很微妙的点上。他可以有神的清澈,也可以有兽的坚忍。

  《天涯》中,最感动我的,是孔雀山庄地窖里的一段,当傅红雪答应临产的卓玉贞,做她的丈夫、然后为她接生出一对双胞胎时,我感动了;当公孙屠他们炸石掩埋了地窖的出口,傅红雪在黑暗中,用他的刀一点点挖掘着生的希望时,我感动了;当卓玉贞捧着自己的乳汁送进傅红雪口中时,我流泪了。即使那卓玉贞是假的,即使这一切不过是个圈套,但在那一刻,他们是真正的生死与共。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在得知真相后,傅红雪才会那么痛苦,他恨自己的轻信,恨自己的善良,他拼命地狂奔,逃避着良心的谴责,直到筋疲力尽地倒下。

  当他醒来的时候,一只洁白柔软的小手正在喂他喝汤,那是小婷的手。小婷,一个喜欢戴着一串茉莉花的小妓女,她看看傅红雪温柔地笑,她说:“原来照顾人是这么好的事!”

  傅红雪从此邂逅了他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女人,只是他当时并不知道。当时的他只是需要酒来解脱痛苦,于是小婷就去买酒,他要多少,她就去买多少,她从无一句怨言,哪怕是在三更半夜去敲酒馆的门,哪怕是只有出卖自己,才能为傅红雪换来一瓶酒,她都不在乎。她只希望他能留下来,哪怕多留一天。

  但傅红雪还是走了,他还没有醉死在酒里,但他依然逃不出绝望的樊笼。他不再喝酒,而开始杀人,不停地杀人,没有人能逃得过他的刀,他一次次地挥刀,血花在眼前四散,仿佛晶莹的玛瑙,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刽子手了。

  有一个人始终认真地观察着傅红雪,他就是公子羽,江湖上武功最高、势力最强的人,他很满意傅红雪的沉沦和堕落,他说应该再多安排些人去给傅红雪杀,当太多的血让他发疯,他就会杀了自己。

  他的计划很完美,可惜对手是傅红雪。他在最后关头冲破了血腥和绝望,他拨刀斩断了钟大师催命的琴弦,他说:“活着并不是耻辱,死才是!”

  傅红雪和公子羽的决斗就在明朝,明朝,谁是真正的胜利者?没有人知道,就连傅红雪自己,也不知道。

  公子羽面对着傅红雪,他的脸上戴着一个狰狞的青铜面具,手中的剑是蔷薇般的鲜红色,那是燕南飞的蔷薇剑。傅红雪看着他,淡淡地说:“你已败过一次,何必再来求败?”

  一切都结束了,傅红雪终于看到了真正的公子羽。燕南飞不是公子羽,他只是公子羽的傀儡和替身,只有最强的人才能成为公子羽的替身。燕南飞败在了傅红雪的刀下,于是傅红雪将成为公子羽新的替身。

  傅红雪看着公子羽,看着他的皱纹和白发,他实在无法相信他们竟是同龄人,盛名之累竟是如此的可怕。

  傅红雪走了,公子羽竟然没有阻止,也许只为了傅红雪临走时的那句话:“我不杀你,只因为你已是个死人。”

  公子羽似乎默认了傅红雪的话,他已没有了生趣,没有了斗志,没有了自信,如果和傅红雪交手,他必败无疑。

  一则讣告震动天下,公子羽死了,死在盛名之下,尘归尘,土归土。而一座隐藏在青山秀水之中的小屋里,公子羽临窗把酒,明月心依在他的身边,也许只有死亡才能换来重生。

  她洗着衣服,忽然看见清澈的溪水中映出一个人的倒影,一个孤独的人,一个她朝思暮想的人。

  PS:我喜欢天涯的结局。从《边城》到《天涯》,傅红雪一路走过,走过了太多的艰辛和痛苦。但愿小婷是他的终点,能给他幸福的终点,但愿他能够放下手中的刀,用握刀的手来拥抱爱情和幸福。

http://wb-lp.com/hanxingdiandian/56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