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寒星点点 >

若我离去繁华落尽许我一世和她遥遥相望

发布时间:2019-07-02 22:3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一梦方醒,窗外机械运转的轰鸣声隆隆驰来,喧闹嘈杂。睁眼时,入目的白炽灯恍然在我眼底烫下一个疤痕。

  记忆里太多事已日渐显现出不真切的况味,随着年岁渐长,听见曾经的自己挣扎在浪潮里的呼声遥遥,只好抽身出来,独坐在断崖边深深凝望汹涌波涛。无垠的月在夜里给万物镀上金光,而后愁绪长长长长,肆意蔓延。

  凡忆起她的人,不是携着顶礼的膜拜,就是怀着难言的鄙厌。然而她教你生不出多余的怜意。

  我遇见她时,她的发剪得极短,并且毫无章法。如杂草般肆意生长,自头顶参差地垂挂下来,险些遮住荒芜的眼眸。

  她胡乱套着不入时的运动衫,衣服倒还整洁。衣领高高竖起,遮掩住嘴唇,仅露出狭长的眼睛和峭立的鼻梁。

  日头黯淡的午后,我整理着被人们翻阅过的拆封书籍。抬眼望向门外时,独见她裹着风雨自远处跑来,步伐慌乱。

  “我被人跟踪了。来这里躲躲,麻烦您了。”她的声线有些弯曲,却不难听出柔婉的腔调。

  我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她给我带来异常熟稔的感觉,我一定在某个地方见到过她。

  “我?”她讶于我开口问她,旋即猛地抓挠自己的耳朵,自顾自地说着,“诶,那本书。说不上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明明在哪里写的不重要,是不是遗书也不重要。说到底,死前为什么要写这样冗繁的篇牍。我还一直不甚了了。”

  “诶?生不能圆满的,死又如何做到?她不过是把死全然交付给生来承担。可是不得不承认,死亡因这本书而变美。”

  我一拍脑袋,很高兴有人和我持着同样的看法:“对了对了,是这样理解向死而生。”

  “诶?可别这样想,一个人像另一个人在我看来是极大的罪过。”她连连摆手,“最起码要活成自己才行。”

  我默默地点头,心下同意,面上却戏谑道:“说到底,你连作者名字都没记住。”

  “看到写得很好的书,当然要认作自己写的才行。不然会生出疏离感。诶?要如何说,读毕,就应该全然地相信这是自己的文章。”

  她一挑眉,热情骤然被点燃,掰着手指数着:“我当然写过很多书《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是十六岁性启蒙时候写的。《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在绿皮火车上忍受邻座的体臭和翻滚的胃酸写下的。还有《局外人》那是”

  她定定地看着我,好半天才总算换了神色,“你这样说倒提醒了我,兴许我写下来一切便会好过很多。”

  日子倏忽而过,转眼间三个月过去,还书的事杳无音信。我开始生出悔意,不该为一个邱妙津就借书给她,何况这和邱妙津的关系不大,我深知是她胡扯的能力吸引了我。

  我注意到她两手空空,散漫地踏着步子,走在烈日下,头发已长长了许多,仍然生得毫无章法。

  “总觉得像是把自己剥光掉,赤裸裸地站在公园的石椅上,大张旗鼓地朝着人们呼喊任君采撷。”她说罢打了个寒颤,仿佛真被置于众目睽睽,“写自己也好、陌生人也好,总像是在写一个人似的。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宽宥自己。总站在某个圈里,跳不出去。这点最为可耻。”

  “我当时决计要写出像样的文字来,于是买了纸和笔,却徒然坐在房间里咬笔头,我看着日影的方向由西南转到东北,嘴里尝到咸涩的味道,抿了抿唇才发现眼睛正汩汩地淌着泪。”

  “我也想了很久,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我觉得悲哀诶?就此打住,我来是想要给你讲讲我没有写下的东西。”

  “我要写战争时候迷失在森林里的对峙的两个女兵。”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她们身处不同的阵营,各自在森林里走了很久,在彼此筋疲力竭的时候相遇了,于是只好拿着枪瞄准彼此的脑袋。这个时候,她们心底都闪过一丝疑虑。突然发现没办法理解明明偌大的森林只有她们两个人,何以要争斗地你死我活。

  “于是她们默默地靠近,女兵A问B,战争的胜利者能迎来什么?。B说也许因为杀戮是我们潜在的本能,所以最后胜利者的屠杀的欲望得以满足。于是A和B握了握手,开始同唱起一支歌。

  “我当然知道人们会怎样。”她就势坐在地板上,盘起腿,抬眸望我,“我写不好东西,就只会在贫困中慢慢死掉。我可以借你一点钱吗?等不久找到了活计,就过来还你。”

  大抵是因为她的眼睛湿漉漉的,带着幼兽的澄朦,我又如数把钱借给了她。并且又借给她三本书。

  开灯后,我眼见她的房间里横七竖八地放着铅笔,纸张横陈,废纸篓已满溢出来。画板也斜倚在门上,上面尚夹着半成的画。

  “说起来,还是前几天的事。钱已花得七七八八。只好在外面闲逛。在公园里趁着画手不在,用他的画板做起了生意,好歹给一个顾客画了张画像。

  “说来也怪,我照着别人的画像给他画上,英俊固然是英俊,然而终归一点也不像。来人竟然很爽快地赏了许多钱。”她看起来仍然很疑惑,“画出不像本人的画竟然得到更多的赏赐,诶?真实的事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挠挠耳朵:“也许真是这样,有些东西存在着,但就是什么也不像,有时候自己也不肖自己。”

  她把画翻转过来,细细观察良久,眼睛开始变得无神。她眉目低垂,看起来孑然一身。

  “说起来,她真是很奇怪的人,有时候真叫人苦恼。”他点燃一支烟,静静地吸着,“总是昼伏夜出,平常固然安静。可是一旦心血来潮,想做什么就立刻去做。

  “前段时间想要当个架子鼓手,一到晚上就开始生产噪音,那时候我去敲她的门,她一概不理。

  “所幸她这个人从来三分钟热度,过不多久又打算改行做厨师,焦味和食物腐烂的味道搞得相邻的人愤懑难平。

  “邻居要我去家里的阁楼贴上声讨她的文章,我费了很大气力总归是把众人的愤怒压下去。

  “后来她要学摄影,奈何身上不名一文,只好找我来借。当时心软,明知道荒唐,仍然借给她。自那以后,她又总寻我帮忙”房东正说着,叹息连连。

  我不明白他何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周济她,就如同我不明白自己为何喜欢同柴桑说话。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我没有那样善良,我也怨恨她很久。她一会儿声称自己是音乐家,过不多久又成了画家、美食家、作家。谁知道呢?或许只是个妄想家。”

  “我有一次意识到很久没有见到她,于是上楼去,看见她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体已烧得滚烫,送到医院,差点死掉。她真是令人好笑又好气。”

  我接过她的话:“这只是彼此利息相对而产生实在的冲突罢了,本身不可避免。”

  “所谓的社会契约”她对此似乎不屑一顾,“我们被桎梏在人们固有的认知里。要是生来就有人告诉你,人是应该食草的生物,你大抵也能学会反刍。”

  “只有卑微者才不容异己”柴桑紧紧缩在角落里,躲藏起来。直到两人走后,她才站起身。

  “说到底,我全然败给了“洛克的眼镜”,你们所谓的慕四朝三、居无所定,其实只是我抗拒世间的工具。”

  “可你仅以卑躬屈膝的姿态躲着,并且一事无成。你没有战士的姿态,你是在用弱者和乞者的卑微在逃避。”

  那以后我再没有见过柴桑,关闭了书店,接受父母的安排,拿着稳定的工资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每一个新的一天都由昨日复制而来,寡淡如水

http://wb-lp.com/hanxingdiandian/8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